“鼓浪人文精神與王洪超文學作品研討會”研討會現場 吳毅飈 攝作家北村發言 吳毅飈 攝作者豐土給廈大學生簽書 吳毅飈 攝
  中新網廈門12月9日電 (章丹)在純文學日漸式微,小說日益邊緣化的今天,那些堅持文學創作不輟的人們,他們的態度和答案又是什麼呢?
  對此,12月7曰在廈門大學人文學院舉辦的“鼓浪人文精神與王洪超文學作品研討會”的回答是:文學無須驚慌於老去。只要人類還有感情,文學就有其生存、發展的必要和空間;小說,還是人們傳遞情感,敘述愛恨情仇,表達作者對人性思考、社會審視的一種不錯的方式。
  人性思考、社會審視:文學無須驚慌於老去
  這次研討會由廈門大學人文學院主辦,研討的作品,是廈門大學中文系81級校友、原鼓浪文學社會員、電視人王洪超的長篇小說《歐拉冒:消失的永生島》。廈門大學人文學院原副院長、中文系教授朱水涌主持研討會,參加研討會的有,著名作家北村、《中篇小說選刊》雜誌社副社長劉伏寶、廈大人文學院副院長、中文系教授李嘵紅,廈門衛視總監鄒振東以及人文學院博士研究生、本科生、鼓浪文學社一眾文學熱愛者。會上,作者向曾經耕耘過的鼓浪文學社贈送了出版作品《歐拉冒》。
  歐拉冒是夏威夷的一句土著語,意思是永生。小說敘述了這樣一個故事:1941年,一個叫秦炳文的留美醫生,在一次空難中幸存於歐拉冒島上,他誤殺了一叫遲仲年的人。出於愧疚,他決定完成死者臨終囑托的一公一私兩件事。沒想到,公事是有關珍珠港事件的重大情報,私事是遲太太竟然是他青梅竹馬的戀人……作品試圖表現戰爭中生存者最普遍的心靈狀態,著力刻劃值得讀者信賴的真誠人物。以真實的歷史事件為背景,用祖父給三個孫子講故事的方式,講述了一個中國特工與日本特工之間愛恨情仇的故事。
  劉心武、北村為《歐拉冒》傾情作序
  王洪超,筆名豐土,曾先後供職中央電視臺、北京電視臺,從事青少年電視節目近三十年,這是他繼1988年在《人民文學》上發表小說後,時隔25年後,對文學的一次華麗回歸。
  王洪超在研討會上,和與會者分享了他的創作過程與心得:在查閱、考證了大量抗戰時期的資料,並赴夏威夷、上海採風,歷時兩年後,完成了這部作品。
  由著名作家劉心武、北村、著名評論家李以建等作序的《歐拉冒》於今年上半年在北京出版並舉行了新書發佈會。
  “解剖台”上的麻雀《歐拉冒》,被與會者從每個部位進行細緻丶專業的剖析與批評。廈門大學人文學院博士研究生,從文本入手,對作品情節、結構、語言、人物塑造等方面,提出了自己獨立的見解,令與會者聆聽到文藝批評的初啼。而來自中文、信息等多科系的鼓浪文學社成員,則更關註自己的讀後感。
  針對有批評者對小說主人公不斷追求不斷失落、甚至宗教的救贖都不能成為安身立命之道、最後落實為日常生活的疑惑,著名作家北村評論道:小說從來不會為人生提供指引方向,它只提供作家的思考與探索的軌跡;文學從來不是職業,不是強制性的灌入,也不存在於小說,或者電視等媒體的形式上,她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內在的需要,只要在普通生活中活出詩意,那就是文學在證明自己的存在。
  魯迅創辦的《鼓浪》一直在廈大校園傳承
  今年,距魯迅創辦廈門大學鼓浪文學社已近90年,而《鼓浪》這一全國高校的學生文學刊物,一直在具文學情結的廈大校園得到傳承和發展。從這個意義來說,致力於對年輕一代培植熱愛文字、思考人生,在日益喧囂、思考多元的當今社會,是這個研討會更具的現實意義。
  文學的老去,無須驚慌,沉浸其中,做當下的事,寫當下的偶得,有時,是內心回歸安然與平靜的一條通途,是對自己和人性、社會的另一層面的思考。正像最新一期出刊的2013年10月號的《鼓浪》刊頭語所說,這雖不是個文學的時代,但還有熱愛文學的人。
  著名文學家、廈大中文系朱水涌教授稱,面對文藝作品尤其是影視互聯網過於娛樂化的今天,本次研討會強調的文學復歸以及人文精神有著積極意義。(完)  (原標題:魯迅創辦鼓浪文學社成立近90年 文學刊物仍在傳承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空間規劃

ad01adft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